凯发娱乐传媒

人生就是博旧版

当前位置: > 人生就是博旧版 >

穷小子用命拼出3家上市公司38岁患癌去世给妻儿留下110亿

2022年-12月-29日 07:54字体:
分享到:

  最开始的时候,或许你以为生命是无价的,钱怎么好与命相比,后来,你发现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,于是你的看法开始动摇,子女父母,这般的重担压在身上,没钱可怎么好?线年死去的一位富商,名叫王均瑶。

  所有人的成长都有迹可循,往往原生家庭的环境决定了一个孩子未来注定要成为怎样的人,或许王均瑶的英年早逝,从他出生起就已被埋下伏笔。

  1966年,他出生于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大渔镇。浙江温州,江南富庶之地,这是人们的刻板印象,实际不然,虽然出生在温州,但王均瑶的家庭却可称得上贫穷。

  一个贫穷人家的孩子拥有怎样的童年,这不难想象,忍饥挨饿,愿望得不到满足,却要看着旁人过富裕生活,他的内心会因此产生怎样的向往甚至嫉妒?这也不难想象。

  对旁人生活的垂涎,或许就这样成为一个孩子强大的动力。他从不是个畏手畏脚的人,当一个人拥有了强悍的执行能力,这世上就没什么是他做不到的。

  家境迫使他早早辍学打工,但正因如此,也让他在社会中早早地积累起自己的人脉。

  初入社会,他选择和自己的朋友去印刷厂,在他打工那段日子里,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一个老师傅,这老师傅教他技术,教他销售的技巧,他好学,也刻苦,很快在销售这一行业如鱼得水,起初他只跟着师傅各处跑业务销售不干胶,但逐渐他的性子被磨炼得成熟稳重,接触的人越来越多,竟也培养起自己的关系网。

  他从没忘记过自己的梦想,许多年前,他还被禁锢在贫穷的生活里,那时他抬头望天,能看见偶尔掠过的飞机,那上头坐着这国家的名流,往返于名山大川,俯瞰一切,从不拘泥于一方土地,想必也从不会像他一样为蝇头小利忙碌奔波。

  和他是两种人生吧,当他极目远眺飞机掠过,大概坐在飞机上的名流们都不屑于低头看一眼地面上是否有人仰望。

  有关蓝天和远方的愿望深埋在心底许多年,对现在的他而言,大约只差一个契机,只差一点决心,便可实现,却不想是以另一种方式实现。

  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锦夜行。回乡那时,他没能买到回家的火车票,只好坐大巴回温州,坐大巴当然不舒服,同行的人开玩笑,嫌大巴不舒服去坐飞机,他把这句话听进心里,原来儿时的梦想从没被忘记,心念一动,思绪便脱缰,等不及了,也到火候了。

  过完春节之后,他立刻去民航局询问长沙与温州之间的航班,但没有,民航局认为从长沙到温州的人员来往比较少,所以不值得开设一份航班,但王均瑶长期奔波两地,他知道客流量很高,有着潜在的市场。所以王均瑶便向民航局的人,提出了想自己包下从长沙到温州的航线。

  他为此赌上自己全部身家,创立我国第一条民营经营航线年,他创立我国第一家民营经营包机公司。

  这实在是位有胆识有魄力的企业家,他为自己的事业付出了全部心血,没人看好他,但他偏要证明自己。

  是为了梦想,为了对得起自己的付出,他没日没夜地拼命,终于使自己的公司走上正轨。

  但还不够,他要更多的成就,更多的名利,他辞去自己的职务,不再参与公司的经营,他发现当时中国乳制品行业发展迅速,有利可图——又是一个好机会。

  他把钱投资在乳制品行业,成立自己的公司,借助之前创业的优势,他的公司很快就风靡全国,他也很快创立了三家上市公司,为了公司的发展和盈利,他将公司迁移至上海,在经济增速的上海,他的事业乘风而起,扶摇直上,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发展。

  这位商业奇才,不过而立之年已拥有如此的成就,缔造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,到此时为止,他已是名副其实的企业家。

  当健康被透支,即便拥有再大的成就也是空谈,在他的资产与名声快速累积的同时,他的身体也被快速地消耗着,不眠不休地追逐名利,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无法逆转的伤害。

  2003年,他被确诊为肠癌晚期,对于一位正直少壮的成功人士而言,这无疑是巨大的打击,假若这样的事落在常人身上,或者从此离开工作安心养病,或者一蹶不振心灰意冷,无外乎是这样两种心态,但他选择了隐瞒病情,为了推进无锡大厦集团的收购和吉祥航空的创立,他仍旧奔忙于工作,可惜直到他病逝,也没能看见吉祥航空起飞。

  王均瑶38岁离世后将自己百分之四十的股权留给妻儿,将近110亿,其余百分之十的股权留给两个兄弟,在他去世后的几年里,他的事迹成为不良微商卖保健品的宣传故事,也有人造谣他的妻子不忠,流言四起,各方猜测,墙倒众人推,不晓得故人若泉下有知,会有怎样一番感慨。

  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,互联网时代,每一个职业的更新迭代都太快,稍不留神已被时代抛弃,再想追上脚步又谈何容易,只能拼了命地从众,拼了命地不让自己失去被利用的价值,无数人重复着王均瑶的疲累,日夜操劳着想过上更好的生活,肩上的重担几乎要把自己压垮,但也只好负重前行,不然怎么办才好?

  他的故事是个悲剧,一生追名逐利,一生操劳,到头来百亿多的身家买不到多几年的性命,正值壮年却撒手人寰。他的产业在鼎盛时期火遍大江南北,也不过十几年吧,再不能找到那些鼎盛时期的痕迹。

  似乎从来都这样,历史上传奇的转折往往都是关键人物的离去,死亡是任谁也无法逃脱的宿命,但至少能从他的故事里得到些启发,悲剧和传奇只该在剧本里出现,这世上没什么能排在生命之前。

新闻分类

联系我们

地  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
电  话:XXXXXXXX

传  真:XXXXXXXX